有点虐。。。

极短

正文↓↓

 

 

“会长,你不来就好了。”苏茜望着前来帮助她的楚子航的身影,喃喃地说道。

 四周的死侍紧紧地包围过来,前进一步都极为困难,可楚子航还是一点点地向苏茜靠近,身上早已被血洗了个彻底。

 “会长,为什么要来呢,如果你不来,我说不定就会忘了你。”明明只差一步,却又只是这一步,想到这里,苏茜脸上浮现的表情居然又是笑容。。

  楚子航又发动了君焰,四周的死侍的数量才有了明显的减少。

  两个人终于汇合了。发动了两次君焰的楚子航此时无比虚弱,再加上身上被死侍造成的伤口,就算以他的血统也无法恢复。

  他们两个人,这次只有一个人能离开。

 “苏茜,我还能发动一次君焰,等我发动时,你就逃走。我们必须在死侍还没再次聚集前操作”楚子航没有给苏茜说话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自己的死亡。苏茜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给楚子航一个看清她脸上表情的机会。

 “还有十秒。”楚子航大口喘气,他的伤势已经不允许再耽搁了。

  “对不起,会长”耳边传来苏茜的声音。楚子航感觉到自己的后颈遭到重击,意识紧接着就陷入了黑暗。袭击的他的人明显没有恶意,只是用了能致一个重伤的人昏迷的力道。

“会长,你总是这样呢。”苏茜摸着楚子航的脸,脸上露出极为苦涩的笑。

“明明不爱我,却要来救我,让我心里总是保留着那一丝丝的希望。”

周围的死侍缓缓靠拢

“明明爱着的是夏弥,明明心里无比痛苦,明明。。。。。却要承担一切。”头顶直升飞机的声音传来,苏茜将楚子航仔细的捆在救援绳索上,看着绳索缓缓被飞机上的恺撒和路明非拉上去。

  就算有直升飞机,他们也逃不了,远处的那些死侍已经蓄势待发,至少在活着的时候,他们都能在天空翱翔。 

  言灵在一瞬间爆发

恺撒和路明非的眼睛里只有白昼,等到视力恢复,死侍纷纷消失,只留下满地的粉末以及倒下再也没能站起来的苏茜。

  “天,真亮啊。”倒在地上苏茜的眼睛微微睁开,小声的感慨。

恺撒正在从救援绳索上向下爬,好像在向苏茜喊着什么

“一点力气都没有啊。”苏茜想活动一下胳膊,却发现自己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无能为力

生命的感觉正从她的脚开始向上,一点点消失,余下的全是冰凉

苏茜努力睁开双眼,嘴角微微弯起,拼尽力气说道

“子航,再见。”

眼睛没有再睁开


最近比较喜欢病态的爱

评论(2)
热度(4)
© 薛定谔的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