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8
路明非终于明白这个世界线了
女友惨遭袭击,凶手竟是多年好友,这种温馨的剧情一定是老虚写的啊,这和他了解的世界观不一样啊,无论是高达还是初号机都请顺便把他接回去吧,但是就算高达和初号机来了他面前这两人也要把他们砸到回场重修的地步。
恺撒从诺诺和零登上回学院的直升机开始就早也没说过话,楚子航原本话就不多,现在基本就是一声不吭了。
谁都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整个西藏都是一个尼伯龙根
早在他们踏入西藏的那一天,就已经进入一个巨大的炼金矩阵群里。西藏这里,被善于利用元素的龙类制作了无数个阵法,真真假假,没有人可以分清楚。
苏茜学姐的事他们没有告诉执行部,但是他还是告诉了昂热校长,那个一直复仇的校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真相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们自己被瞒在鼓里而已。
他们正在深入西藏,沿途没有见到一个的人类,所有的生命都从这里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过他们清楚,因为他们的目标就矗立在那里。一根预言了龙类的一切的柱子。天空上是西藏独有的浩瀚星海,星光熠熠,让人再次迷失了方向,四周屋檐上的挂着无数的大小不一的铃铛,风一吹,就会发出韵味悠久的声音。
“这就是,龙类的历史吗?”一向沉默的楚子航都忍不住感慨、
“没有一个人类的历史遗迹可以匹敌,这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作品”恺撒开启了言灵,镰鼬带回来的声音是他从没有听到过的,只属于龙类的声音。
“欢迎来到,龙的墓园。”一个小机器人晃晃悠悠的滑动在他们的眼前。
微妙
接着小机器人的是一群死侍,它们乖的就是像是一群绵羊,而小机器人则是那个牧羊人。
“来客人了,大家迎客吧。”没有丝毫感情的电子合成音由空气传递过来,随之而来的就是死侍的暴走。
师兄和老大都在奋力的杀出重围,他们都不是可以轻易放弃的男人。
三个人背靠背不停的杀戮,任何一点懈怠都会成为致命的失误。他的体力被迅速的抽干,好像连灵魂也干涸了似的。他的五感渐渐钝化,他听不见声音闻不到味道,甚至连触觉也在消失,他承受着火烧般的剧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死侍身上。
可是死侍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减少,反而愈来愈多。就连恺撒和楚子航脸上也露出了疲惫的神态,每个人都在强撑着,每个人都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楚子航努力的睁开眼睛,他早已经开启三度暴血,力量的增长带来的代价就是极度的虚弱,现在的他什么也看不清,四面八方都有死尸在高声嚎叫,他听不出来那嚎叫声里的语言是什么,是觉得那是毒蛇的声音。他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恶意,所有的人都要杀了他,所有人的目标都是置他于死地,无论是龙类,夏弥。。。。亦或是苏茜,他是全世界的敌人。。。。如果全世界都把你看作敌人,那你活着还究竟有什么意义
“师兄,这是银耳羹哦”
“子航,你的血统注定了你身上的责任.”
。。。。。。。。无数的回忆在此刻从脑子里大量地涌了出来
“你好,楚子航会长。”银杏树下的少女温和的笑着说
神志一瞬间清醒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路明非玩了命的杀戮,好像那位藏在他灵魂深处的君主要脱离他的身体挣扎出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被逼着干了不喜欢的事,心里藏的事和做法背道而驰。
他的眼睛血红,像只穷途末路的狮子

“哥哥,你快要死了哦。”魔鬼版路鸣泽的声音在脑中回荡
“我都快死了你还不来帮帮我,售后服务懂吗。”路明非回答的火急火燎
“要是恺撒和楚子航死了的话,哥哥,美女和权力就都属于你了啊。”路鸣泽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玩味
没错,只要恺撒死了的话,诺诺就会属于他了。。。。。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路明非一直不明白自己对诺诺的感情究竟是不是称为“爱”的东西,不明白也好,因为只有他拥有这种感觉,才会觉得自己像个人,而不是怪物。只有压抑住自己的一切,才会不引人注意。一直以来不是他太普通,而是他潜意识里想把真正的自已隐藏起来,隐藏在心中的那个小黑屋里。
他现在,真的是不希望老大和师兄死啊
“还要用自己仅有的25%灵魂交换吗,哥哥?”
说起来真可笑,四次交换没有一次是为了自己,但他却没有后悔过
“交换!”

“哥哥,这一天终于来了呢,”小魔鬼带着狰狞的表情向他张开怀抱
身体的操控权不在自己手上,脑子里被强行塞进了很多记忆,原来苏茜学姐说的是这个,可是他好累啊,只要当个废柴就好了,一直以来坚持着自己。
好累啊
他的瞳孔金黄,像位君临天下的王者
黑色的风暴席卷天幕
恺撒感觉到了自己的移动,勉勉强强地睁开眼,看到的东西出乎他的意料,龙化的路明非和把他和楚子航移动出来的校长。
路明非传来的龙族血脉的威压,让人喘不动气。
可路明非还是在龙化,漏出的皮肤上覆满了细小的鳞片。身边的那些死士们,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退得干干净净,显然,这是有人故意的阴谋。
身边的楚子航挣扎着站起来,朝着路明非大喊。
路明非没有回应。
“这就是黑王的力量吗。”昂热的声音传来
楚子航迅速转过头看着昂热,脸上的惊讶显而易见,恺撒的动作停了停,却仍用狄克推多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看着这一切
昂热并没有干什么,只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仍然还是一副绅士的样子,只不过,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西装,衣领上别了一朵白色的玫瑰花,像。。就像是给人来送葬一样。
究竟是谁被送葬了呢
“苏茜!”楚子航被恺撒的声音拉回了神智
苏茜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从远处的道路上朝着黑色风暴中心的路明非一步一步,没有停顿的走过去。
她到底要干什么呢?如果这一切是苏茜策划的话,那么如果她过去,一切就真的将要毁灭
黑色的风暴越来越大,一颗石子划破了苏茜的脸,鲜血流了下来
脚步还是没有停
空间开始不稳固了,这个尼伯龙根终究还是无法承受如此强力的言灵
校长并不担心苏茜去帮路明非,难道!!!!!
楚子航用刀支撑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走着
“停下来,苏茜!”
苏茜置若未闻,仍然向着路明非走去
“停下来,苏茜。”楚子航再也坚持不住,摔倒在地上
苏茜的动作稍微僵硬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不要走,停下来。”楚子航艰难的出声
脚步应声停了下来,可苏茜却停在路明非的旁边
他依稀看到少女说了一句什么话,身上发出巨大的威压,然后就是漫天的血液,红色的世界
尼伯龙根开始彻底的崩塌,遗迹纷纷土崩瓦解,回到了大地之中。
楚子航昏倒了
在他的脑海里,那个少女还是穿着卡塞尔学院的校服,抱着文件,带着微笑打开狮心会会长室的门
“子航,早上好。”
最后却离他远去,无论他怎样挽回

评论
热度(7)
© 薛定谔的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