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
中国西藏
堪称卡塞尔学院最强阵容出击了
恺撒·加图索、楚子航、路明非、零、诺诺、苏茜、
路明非感觉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刚刚逃脱一场浩劫的他就辞旧迎新的迎来了又一场浩劫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浩劫
这次是中国西藏
但他身边的五个人,毫无变化,面瘫的依旧面瘫,炫富的依旧炫富,冰山的还是冰山,笑面虎的还是笑面虎,失踪的仍然玩失踪
人果然就是不能和人比。
西藏的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光亮,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五个人坐在帐篷边,欣赏这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景色,就连去过世界各地的恺撒都迷失在这星空中。

“好久不见。老伙计,还好吗?”山穴多年的寂静被打破,声音在洞穴里一圈圈地扩散
“我就猜你会来,queen。”透过白丝状的“茧”状物体,可以隐约看到一具身体
“事到如今,我们还要打吗?明明都知道。。。”茧的正前方传来了又一个声音,有一个人从巨石的旁边走出来,瞳孔深处的金色叫嚣着冲破黑暗
“我当初已决定效忠于黑王大人,立下誓约,便不会反悔。queen,没想到你会选择他们,你选择的这条道路无比漫长,我们已经是敌人。”茧里传来坚定的声音
是啊,我明明就知道,却还是。。。。站在山洞里的人忽然动了,把剑深深地插入茧里。
“对不起,伙计,对不起”苏茜抬起手在茧上轻轻抚摸着,眼睛里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不要笑着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苏茜。”声音慢慢的从茧里传出,用尽了说者所有的力气。“我可不喜欢这样的你······
“恩,我知道。”
黑い鉄格子の中で私は产まれてきたんだ
【黑色的铁盒子中 我诞生了】
悪意の代偿を愿い
【用恶意的代价来完成愿望】
报いよ名もなき怪物
【这就是报应 连名字也没有的怪物】
黑い雨降らせこの空
【从天空降下黑色的雨滴】
私は望まれないもの
【我是不被寄望之物】
黑暗中响起了淡淡的歌声,这是心理测量者的ED,但因为有一首《红莲的弓矢》而屈居第二,苏茜第一次听这歌时,就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这首歌,原因只是因为心灵上的契合。
“嘭!!!!”巨大的响声响彻山谷
“我又要去干自己不喜欢干的事了呢”苏茜缓缓地从地上站起
回头再深深地看一眼茧的样子,把它的样子深深刻在脑子里
“再见了呢,哥哥”
山洞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诺诺!”恺撒跑过去,抱住略微有些失血的诺诺,着急地不断喊到。
一旁扶着诺诺的零也因为全身是伤无法正常站立。
路明非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正在倒下的零
“苏。。苏茜学姐,小心。。”零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几个字,便再也没忍住晕了过去。路明非无法想象是怎样的痛楚能使这样一个“怪物”疼到晕倒的地步。
恺撒正在给诺诺进行止血急救,楚子航知道自己这时候只要面瘫就好了,偶尔替恺撒打打下手、
“我回来了。”苏茜还是带着一惯的笑容向每个人打招呼
“诺诺和零被袭击受伤,刚才才止血,正在帐篷里休息,你去看看她们吧,不要把她们吵醒”
恺撒一脸焦虑,对着苏茜交代道
“好的,我马上。”苏茜转身就要走进帐篷,一条手臂挡在了她的面前。“你并没有对这件事感到惊讶”楚子航注视着苏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顿着说。“别开玩笑了,师兄,学姐怎么可能会是袭击诺诺的人呢?”路明非看着这紧张的气氛,不禁站出来打圆场。“我一直在观察你,你在听到诺诺受到袭击时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这说明你已经早已预料到了诺诺他们已经受伤,预知是不存在的,但却可以创造一个条件。你,是谁?”
恺撒和楚子航拔出随身携带的枪,黑漆漆的枪口一齐指向苏茜。
“你,究竟是谁?”恺撒的眼神让路明非觉得锐利
“我就是苏茜啊,恺撒,就是那个和你一起逃离宴会的苏茜啊,连我都不认识啦,真差劲。”苏茜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传来。

音乐在大厅里响起,穿着礼服戴着虚伪面具的人们互相欺骗
恺撒不喜欢停留在这种环境里,可是前几天因为他想要逃出去,弗罗斯特又把看守的人数增多了,把他关在密不透风的环境当中,恺撒的眼神开始漫无目的的飘荡,直到看见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女,两人的眼光不小心相接,恺撒第一次看到了那么深邃的眼睛,里面好像包含了一整个星空。少女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后轻轻一笑,再眨眨眼,提起礼服拖长的裙子,快速的隐没在人群里,恺撒只好就此作罢。

“啪”电流紊乱的声音
原先熠熠生辉的大厅没有一丝光,所有人都慌乱了起来,到处都是高脚杯掉在地上碎裂和女士们的惊讶声,上一瞬间还是温情细语的舞伴,这一瞬间丢下彼此,向出口逃去,人性的丑陋展露无疑,恺撒对于这一切司空见惯,
“来,跟我来。”突然有一双手抓住他“我们两的目的一样,一起趁乱逃走吧”两个身影在人群之中快速穿梭。“快点,电源马上就会修好的。”黑暗中唯有通过声音来辨别对方
“啪”电源被抢修的很快,大厅又回复了光彩熠熠
“少爷呢?少爷!少爷!”保镖们这时才发现恺撒的消失,急忙寻找

“啊,终于逃出来了!”少女脱下脚上的高跟鞋,赤着脚走在地上。
“你是谁?”恺撒终于被给了一次说话的机会
少女跳着转过身来,头一歪可爱的说“我的名字是苏茜”
“为什么要带我出来?”恺撒头一次感觉想把心中的疑问都问个明白
“因为你的眼神啊!”
“眼神?”
“你的眼神太空洞了,就是它告诉我你很孤独,你没有朋友吗?”
“朋友?没有,只要我很强的话,一个人就够了。”
“还真是加图索家族风格的回答呢,这样可不对哦,刚好我也没有朋友,你就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好了。”
“你是我的朋友?”
“对了,你的名字是什么?”少女的眼睛闪动着狡猾的光彩
“恺撒·加图索”
“那么,恺撒,我们可就是一辈子不变的朋友了哦”
“既然是好朋友,那么。。恺撒,今天就去陪我逛街吧!!!”
小正太恺撒就这样被苏茜女巫诱拐,从14岁到21岁上大学,他一生中干过的大事始终都会有苏茜的一笔,彼此对对方的喜好一清二楚,几乎就连恺撒自己都觉得要是真的没有他喜欢的人,那么他就和苏茜结婚好了。但在这时候,他的生命中出现了诺诺,一个耗尽人心思的小魔女,恺撒觉得这就是真爱,决定去放手一搏的时候给苏茜打了个电话,他听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的声音
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声音
“这既然是你的选择,那么加油!”
然后就扣了电话,什么话也没有多说,连一分一秒都显得拖延。
苏茜似乎一直都没有变,声音仍然温和。
“我一直都是苏茜,从很久前到现在。”
“到底是不是你伤害了诺诺,苏茜!!“恺撒从未像现在这样激动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怀念,我们一起逃出家门最后还是帕西被批呢”
“究竟是不是你!!!苏茜!!!!!!”恺撒按下了沙漠之鹰,子弹从苏茜的头发边擦过
没有回答
“恺撒”苏茜转过身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在恺撒眼里看来无比残酷的笑容
“bingo,你猜对了,就是我哦。”路明非从苏茜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
“我的任何行动可都是有着切实的利益,事到如今我应该谢谢你们。恺撒,作为朋友你很合格哦,但若是你们阻碍了我的道路,我会毫不留情,所以说,恺撒,你们要和我打吗,我们的力量可是很悬殊的哦,楚子航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吧”苏茜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厚
楚子航想起苏茜在日本的威压,看了看恺撒
没有声音
“从那时候到现在的7年,只有欺骗吗?”恺撒放下了枪,无力地问道
“。。。。是”
恺撒的肩颤动着,拳头紧紧握起,没人可以看到恺撒的表情。路明非从不知道恺撒和苏师姐还有这么大的关系,足以让恺撒悔恨到如此。
苏茜那双眼睛太深邃了,好像没有尽头的大海。
“那你真正的身份是谁呢?”恺撒抬起头来,望着苏茜,面无表情,
“我就是苏茜,不过还有一个名字——暗处的影之王。”
“那么我知道了,这位小姐,你会成为我的敌人哦。”恺撒几乎是在一瞬间还换上本应该属于恺撒加图索纨绔贵公子原先的表情
苏茜的瞳孔微微张大
“下次见面,就真的是敌人了,苏茜。”恺撒转过身去走进帐篷
反正现在他们见面,只会徒增悲伤而已。
恺撒抱着诺诺离开,连一个回头都吝啬给苏茜留下,苏茜一直注视着他们,直到身影消失在视野的边际。
楚子航回了头,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微笑中可以带着如此浓厚的悲伤,只要她追上去的话说不定可以冰释前嫌,可却硬硬撑着,就像那个独自扛着父亲的死的自己一样。
天色暗了下来
“校长,旧的时代即将完结,你所期待的新时代终将来临。”苏茜扣上昂热的电话
“所有人都走了呢,又只剩我一个了呢,哥哥。”
“几百万年的等待终于要过去,我们将要迎来一切的终结。”
泪水滑过苏茜的脸颊,微笑的脸上多了泪水的痕迹,苏茜急忙用手去擦拭泪水,可是泪水却汹涌的停不下来
“我怎么会哭,龙是不能有悲伤的。哭就是弱小的表现啊。”
“我怎么能弱小,我必须要结束这被诅咒的一切!!!”
苏茜双手遮住脸,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雨慢慢的下了起来。。。。
少女在雨中嘶吼着痛哭,身后是浩瀚的星空


穿越城市夜色
一只天鹅受伤跌落
年少懵懂的你我
不经意闯入美丽传说
目光在黑夜中闪躲
花朵在黑暗中开合
风儿吹破了羞涩
不经意又吹起了人间烟火

那些生命中最初的寂寞
感谢你和我一起触摸
等那青春已过,伤口愈合
看繁星闪烁

——《夜色》

那些歌词才不是凑字数呢

评论
热度(6)
© 薛定谔的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