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
“尼伯龙根!”
“没错,你们应该早也感觉到有一股不协调感了吧,这种感觉就是因为尼伯龙根,现在新宿的情形很特殊,你看到的东西可能是真象,也可能是假象,,亦真亦假,不要在这里相信看到的任何东西。”苏茜双手抱胸,倚在车上
“但是校长给我们的任务是让我们将你带回去楚子航突然冒出一句”眼睛直视着苏茜
“事到如今。我们总不能放着这条龙不管吧,恺撒,你甘心吗?”苏茜转移了目光,躲过了楚子航的目光。
“不要逃避,苏茜,你隐瞒了什么?”楚子航走上去,抓住了苏茜的胳膊,压低声音问道
“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影响事情的。”苏茜眼光不停的向恺撒打掩护,恺撒好像没有看见似的,一直在专注的听着什么
“奇怪,镰鼬带回来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恺撒冷汗从额头上留下“声音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
“糟糕,是我大意了,原来已经在在尼伯龙根中了,是什么时候?”
“大家靠在一起,小心有幻觉!”
数不清的风铃在尼伯龙根中响起,恺撒第一次觉得他的言灵简直糟糕透了,脑子里回荡的都是风铃的声音,他突然想起了在他9岁时,在教堂上,在那座水晶棺内母亲的笑容。在那时的他看来,母亲的笑容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不行,要醒过来”恺撒强撑着,睁开了眼睛,可脑子里的声音仍在回想,突然,耳朵被人大叫了一声
苏茜看了一眼大家,诺诺面无表情,恺撒在强撑着神志,路明非的眼底好像有一抹金色闪现。楚子航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嘴唇微动,好像在反复说些什么
“糟糕!“苏茜的心里感觉到不妙
“夏弥。。。。。。”楚子航的声音被风很快吹散在空气里
他迈开了脚步,向着未知的方向一步步的前进
以楚子航的血统和定力,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就陷入幻境,恐怕是夏弥在他心中的地位太深,深到如此地步
“突然有点羡慕你了呢,耶梦加得!”苏茜总感觉有种感情抑郁在胸口,难以发泄
“师兄,你怎么了?”路明非一瞬间醒了过来,他感觉到了楚子航的不对劲,随着楚子航的眼光朝前看
“师妹!!!!!你!!!!!”“夏弥”就站在楚子航的前方不远处,像芬格尔一样毫无自觉的笑着
“大师兄,二师兄!快过来看“前面的那个“苏茜”还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让他们过去
“这就算是幻觉也太逼真了吧。”路明非扭过头来看了看苏茜,苏茜走了过来,抓住了楚子航的胳膊“子航,那不是夏弥!”声音毫无迟疑
楚子航仍然往前走,好像什么声音也没听到而已
“楚子航,前面那个只是幻觉而已,你想害得大家都去死吗!!”苏茜看起来非常生气,字一顿一顿说出来,
楚子航突然将头转了回来,定定的看着苏茜,眼睛变成了完全的黄金色,苏茜却还是毫不迟疑的对视着,场面一直僵持着,路明非知道此时自己不要出声为好,只好向诺诺那不停打眼神,恺撒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正准备说点什么,却被诺诺拦住了,路明非觉得自己真是太倒霉了,被夹在两人中间,无论做什么都会得罪一方。
“就算那是幻觉,我也要去确认虚伪”楚子航缓缓的从口中说出这句话,然后拿下了苏茜的手
“因为她是,对我很特殊的人”楚子航坚定的转身走去,留下苏茜在原地。
路明非觉得情况更不好了,他甚至不敢看向师姐,师姐在他眼中此时就是凶神恶煞。师兄明显已经拦不住了,谁拦谁死的气势不言自威的从他身上散发着。诺诺和老大也在看着苏茜。
路明非偷偷的看了一眼此时的苏茜
苏茜的表情,此时坚硬得像金刚石一样
时间似乎停止了一会儿,苏茜连线学院本部
“终于连接上了,你们现在情况怎样“施耐德在千里之外的美国问着
“大家都很好啊,没事。”苏茜说着与现实截然相反的话
连线对面一片沉默“既然没事的话,就等通知再联系吧。”没了声音
苏茜的表情被隐藏在头发里,任何人都看不到
“我去找子航了,你们在这里等等吧”苏茜抬起了头,露出了一个和平时相差无几的完美微笑,可是在路明非看来,那比哭还难看
苏茜飞快的跑进了街道的黑暗处
“我们是那种在原地等着的人么,路明非,跟上!!!!!!”
路明非反应过来,迅速跟上
“师兄,这一次我可是向着师姐啊,你做的太过了!”路明非心中默默的确认了立场
“嘭!!!!!!!!!”远处巨大的爆炸传来,还夹杂着死侍的吼叫
恺撒等人又加快了步伐
看到师兄她们了!!路明非几乎是喊了出来
可是两个身影几乎都一动不动
苏茜静静地站在那里,鲜血从她的脸上留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伤势,反而被苏茜护在身后的楚子航身上受了很重的伤,胳膊被扎穿好几个洞,黑色的血从伤口不断流出。
路明非想,这是第一次,他在楚师兄的脸上看见名为惊讶的表情,就连当初面对夏弥,他都只是在维持面瘫状态,楚子航惊讶的看着苏茜
苏茜却丝毫未动,鲜血从脸上沾染到衣服上
“我们回去吧”诺诺先开了口,口气却是在询问着
“好啊”苏茜抬起头来,露出了沾满鲜血的微笑
两人一起走远
“看来,还是要我来扶你啊”恺撒无奈耸耸肩,对于女友的厚此薄彼他早已知道
“师兄,不要再这样了,你没看见,刚才苏茜的侧脸,有多么可怕,我认识她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微笑,第一次做出那样决绝的表情。”路明非在一旁无声的跟上,就在刚才苏茜师姐抬起头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了从自己心底传来的,一种可怕的笑声

那天回来后,大家就一直在新宿的公寓呆着
这所公寓是苏茜学姐之前租的,没想到住这么多人,所以只好两人合住一间,而楚师兄因为养伤就独自一人一间卧室
楚子航一个人在屋子里给自己清洗,消毒,上药,绑上绷带。
路明非一个人唯唯诺诺的在屋子里,却没有说一句话
“我没事,你可以回去了”楚子航淡淡说出了一句话,他的心情史无前例的糟糕
“师兄,就算我是向着你的,但这次,你去和楚师姐道个歉吧。”路明非走出房间前说了这么一句
道歉。。。。。他这次的确是该道歉,他看到了那个一直以来陪伴在他身边的少女在那一刻露出的表情,该怎么形容呢,是浓浓的悲伤和极度的杀意的混合,他在苏茜的身上感觉到了可怕的威压,比夏弥龙化时更为可怕的威压
“嘿,我的孩子们,看到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校、校长!!!!!”众人对于昂热的来访始料未及
“别这么惊讶,我应该已经和苏茜说了我要来见一下老朋友。”
没有人说话
昂热校长继续用和蔼的目光看向每一个人
路明非觉得这目光就像透射光一样,将他里里外外都照得清清楚楚。
“校长!你来了!”苏茜下了楼,和昂热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与朋友见过了,就来看你们了。”昂热摸摸苏茜的头,笑着说道。这场景与其说是校长和学生,还不如说是父亲和女儿,未免也太过和谐。
“对了,还有一件正事要办!”苏茜缓缓走到楚子航的面前
她曾经幻想过想把自己身上的责任推掉的,可是身上的责任夹杂着太多东西,除了她,没人可以背负。为了她想守护的事物,她也必须摒弃这些个人感情,可是,她却感到一阵阵痛楚从心里传来“男人把初恋藏在心里,女人把初恋藏在回忆里。”她想起了陪诺诺看的韩剧中的一句话,当时诺诺还嘲笑过自己,不会初恋就是楚子航吧!当时,自己的反应是没有反应,仍然笑眯眯的看着诺诺。那只是表面上的,心里却像个被戳中心事的少女一般寝食难安,一连好几天都无法正视楚子航,连兰斯洛特都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前来慰问,被她毫不留情的否决。现在,就是作出决定的重要时刻
苏茜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的杂念排除,正视着楚子航的眼睛,露出一贯的微笑
“楚子航,你想要夏弥复活吗?”

评论
热度(2)
© 薛定谔的猫/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