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
卡塞尔学院停机坪
午夜
“苏茜,提前祝你凯旋而归!”手机里传来诺玛的声音
“恩,时间到了,我要走了。”苏茜关上了手机。注视着渐飞渐近的翼流直升机
“看来,这一趟旅行可不会那么顺利啊。”
第三天
“执行部专员,准备强行突入,苏茜,你也看好机会“
“准备完毕。。。。。啊,谁,啊!”惨叫在执行室回荡,
“刺啦刺啦”杂音不断响起,耳机里没有了执行部专员的声音,好像一瞬间都消失了般
室内被一股诡异恐怖的气氛包围
究竟是什么人,能一瞬间灭掉执行部派去的所有精英

钟楼
“什么!苏茜她与诺玛失去了联系,这怎么可能!”副校长从沙发里跳了出来,扣子崩掉了几颗
“的确,我也认为凭借她的血统,不可能失去联系,但执行部的精英一瞬间全被杀掉,而且,现在最有可能的事实是苏茜好像是迫不得已切断了与学院的联系,受到了什么的威胁,但能威胁到她的还能有谁呢“
“昂热你这老混蛋,真的是想靠她来终结一切吗,你相信一条龙?
“我们俩也算看着她长大,你相信苏茜会是那种只知屠杀的怪物么”
“不只苏茜,学院里还有一只本体是怪物的人呢,那将来他觉醒呢,他会怎样?你忍心将他杀了么,你们的关系就像祖孙那样和谐”
“到了那种时候,就要靠你了,老淫棍”
“靠我,靠我,靠我,我的八块腹肌都没有了,还靠我,就让我在钟楼里孤独终老吧,让我儿子给我送终就好了”
“我们都活的太久了,伙计,再也没有又一个130年够我们等下去了
“怪物,只能被另一只怪物杀死啊”
雨水打在钟楼久经失修的窗户上,啪啪啪的响声令人寝食难安
校长室
“叫你们来是想交给你们一项任务,你们要去支援一个人。”
“谁?”
“苏茜”
“什么!是苏茜【学姐】【妞儿】,诺诺他们惊讶的喊了出来
楚子航眼底迅速的涌上一抹金色,但马上就被楚子航掩藏在了眼底,毕竟像他这样善于隐藏的人,从不轻易显露出自己的感情
“现在的情况大概可以猜测出来,苏茜在日本因为受到了很大威胁,所以单方面切断了与诺玛的一切联系,失去联系已经一周了,本次任务属于最高机密,你们只需要把苏茜安全的带回来就可以,特别是恺撒,太招摇可不好知道吗”
“知道,知道。”恺撒点了点头
“现在回去准备一下吧,3小时后会有飞机带你们过去。”
“是,校长”三人很快离开了校长的小洋楼
“我已经等不及了”昂热看了看一直摆在桌子上的老照片
照片里的人们依旧笑着,可是却离他很远
“梅涅克。。。。。。。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太平洋上空
“就要到日本了,秋叶原,宅男的圣地啊”路明非已经策划好日本一日游了
“给学生会的干部一人买一份礼物好了,下机就去看看吧”恺撒
“找到妞儿就要去泡温泉,到时你们也来吧,听说日本不是男女混浴吗?”
“。。。。。。”楚子航
————————————————————————
“你们还记得你们是来干什么吗。”耳机里传来施耐德的声音。“目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找到苏茜,失去联系时她大概在新宿这个位置,你们要小心,不要惊动日本分部,日本分部已经叛变,且执行专员都是清一色的A级,每一个都是合格的盟友,但作为敌人,你们就要万分小心,现在,休息,以最好的状态准备屠杀。“
“喂喂喂,一般都说准备任务的,直接屠杀,是不是太艰险”路明非对自己的生命有了担心
他扭头看了看周围的队友,眼里却都迸射出兴奋的光芒,无不表示这对接下来屠杀的疯狂期待
“只有我是弱小的动物好么,他们都是强大的捕食者啊”路明非在心中为自己点了颗蜡烛

刚下飞机路明非就觉得很不寻常
新宿太普通了,和任何的一个城市毫无区别,没有丝毫的血腥气息,在日本这样黑帮和色情如此发达的城市,这样的平静才是最大的危险
显然恺撒等人也明白这一事理,纷纷把枪收了起来,装作晚上来红灯区尝尝鲜的少男少女,只是他们的相貌,在这一群歪瓜裂枣中也太过耀眼
只好赶紧拐进黑暗的道路里,路上还不时碰上几对“甜蜜”的情侣,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恺撒业尴尬不已
“你们就不觉得奇怪么?”耳机里传来诺诺的声音
“侧写告诉我,这里是曾有场浩大的杀戮,但看人们却毫无反应,而且,有过龙类生命的痕迹”诺诺的声音带了几分紧张感
“什么!”大家的精神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你们闭上眼睛,用耳朵听,谁都不要说话,就用耳朵听,特别是恺撒,你应该会带来更多有效的信息”
“啊,鲜活的人啊”
“我渴望鲜血”
“那位大人一定会高兴的”
空气中传来了死侍的话语,以及撕咬皮肉的声音,恺撒身体紧绷,冷汗直流,只有他能清楚的知道,死侍的数量究竟有多么大,而且已经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看来,有张艰险的仗要打了呢”诺诺拿出了武器
“看来这次我们可要成为战友了,可是我还是比较想砍你怎么办?”恺撒问向楚子航
。。。。。。楚子航没做任何回答,只是默默地拔出了校长送给他的那柄折刀
路明非觉得现在的状况很像校园一日那天,只是帮助师兄打掩护的那个冷酷的苏茜师姐变成了自己这个技能就是吐槽的废柴而已,对方1+1大于1,而自己这面1+1都已经成负得了
“哥哥,你怎么能这样想呢?
“路鸣泽,你来干什么,老大,诺诺,师兄都在,活得好好的,正准备上去虐菜,看起来没准我也能杀掉几个死侍呢前途一片光明你还要和我换命,没门!”路明非毫无在意的说。
“哥哥,这次可不是来和你换命的,我要去欧洲旅游了,这段时间就要哥哥你自己努力了啊,这日本可是不简单啊,有一个堪称是bug的存在啊,虽然比我还差点,我可要出去躲一会儿,不然被她揪出来就不好了”路鸣泽坐在屋檐上,穿着一身旅行的衣服
“你要走了?路明非下意识问道,其实路鸣泽挺好,每次自己要死的时候只有他会救他,除了要他灵魂这种像谎言的代价让他恐惧外。
“难不成哥哥你舍不得我,哦,我多年以来的期盼终于成了现实”路明泽轻飘飘的从屋檐下飘了下来,扑向路明非
“滚得越远越好!!再见!”路明非来不及闪躲,被路鸣泽抱了个正怀
“哥哥,你不需要感情,你只需要我,你只需要权与力就行了”
路明非眼前飞快的闪过几个记忆片段,他一把推开了路鸣泽,
“哥哥,你又推开我了呢,路鸣泽笑的忧伤,“那我就先走了”
时间继续
刺耳的刹车声响斥在每个人的耳边,车窗飞快的降下
“快上车,什么也不要说”车中的苏茜大喊着
恺撒几人也是精英中的精英,迅速反应过来跳上了车,
车子启动,飞快的消失在街道尽头

评论
热度(4)
© 薛定谔的猫/Powered by LOFTER